蓝木箱

封面自摄

奈何桥边.一(凜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喜欢!

三千鸦杀:

大概就是关于杀无生说要在黄泉路上等凛雪鸦的脑洞,凛雪鸦很多年后终于把自己作死了,然后发现杀无生因为被蔑天骸挑拨离间(并不),所以没有在黄泉路上等他的故事。


一.等人来世


凛雪鸦曾听闻过一名为“”缠藤树“”的唱段,大概是讲一对痴缠的情侣于今生约定了百年,如若97的时候其中一人先死,那先死之人便在奈何桥边等三年以完成百年之约。


此等痴缠的故事自然和凛雪鸦没干系,因为掠风窃尘乃是一个无心之人。


优雅的吸吮着华丽的烟管,再吐出缕缕白烟,凛雪鸦看着眼前的场景,没想到死后居然还有这样的“惊喜”。也不是没听闻过死后之魂要过奈何桥喝一碗孟婆汤,之后再入轮回的传说,只是未曾想到居然是真的。


说来好笑,明明有同仙器、魔神、魔界这些东西打交道,但他在生之时却从未有信过关于死后之事的传说。


眼前这奈何桥看着十分普通,一座普通的石拱桥,若不是桥边立着一个牌子写着“奈何桥”三个字还真不知这是什么桥。桥旁还有一块极其普通的巨石,上面有“三生石”几字。桥中间有一老妪在熬汤,给过桥之魂发放,想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汤。喝过孟婆汤的灵魂都毫无留恋得走过了桥,唯有几个不愿意喝下的灵魂在桥这边徘徊。


凛雪鸦闷闷得笑了笑,觉得十分有趣却又有些羡慕,这种至死不渝的感情他无法理解。他朝着奈何桥走去,路过三生石之时却是不同于他人完全没有驻足,似乎前世今生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十分有趣味得打量着驻足的灵魂,却突然停下脚步用烟斗敲了敲脑袋,左看看又看看,想起有人说过在黄泉路上绝对躲不开他……那么,那个人呢?


记忆变得清晰起来,凛雪鸦发现自己居然还记得那个人说话时的神情、语气,不管是还将自己当朋友时略微有些温和的还是死前似乎有些不甘的。奈何桥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让人能回忆起如此久远……在他活着的时候毫不挂心死后居然能回忆得清清楚楚之事。


走到老妪的面前,老妪将一碗汤递给凛雪鸦,凛雪鸦摇了摇头,并不打算接过。


“以前,有个人在死的时候,说要在黄泉路上等我,但我却没见着他。请问孟婆可知道除了这里,没有过桥的灵魂还会在哪里徘徊。”


孟婆看了凛雪鸦一眼将手中的汤递给另一个过桥的,“没过桥的灵魂都在这里,不会去其他地方。你没找到他,只能说他并没有等你了。”


凛雪鸦似乎有点失落,歪了歪脑袋。


“这样啊……不过,他不是会失约的人。”


“都已经不是人了,失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孟婆手上没有停,维持着打汤递给过桥之魂的动作,“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最开始等着,然后一段时间之后离去的人。刚到奈何桥的灵魂,不少对人间还有未了的执念,不过不多时也会了解这些执念无法实现,最终发出长长的叹息饮下这碗孟婆汤。即使和谁约定了要在死后等他,最终也会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只要喝下孟婆汤度过奈何桥,便是与前尘毫无瓜葛,所以,等到要等的人与之共赴黄泉的少之又少。”


“哎……本来想起有人在奈何桥边等我,还蛮期待能一见故人,看来也是空欢喜一场了。”


凛雪鸦有些遗憾,虽然对他来说杀无生只是一个过客,但能在黄泉等他的怎么也算一个特别的过客了。他生前坑了的人怕是有千千万万,但说要在黄泉路上等他的可只有那么一个。


“那个要等你的叫什么名字?”


“杀无生。”


听到这个名字孟婆似乎愣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打量了眼前的人。只见此人表情颇为漫不经心也不知道是真觉得空欢喜了还是假觉得空欢喜了。


“孟婆认得他?”


孟婆听他如此说也不隐瞒,挑挑眉继续着发放孟婆汤活路。


“认得,年生也蛮久了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很少见到这种对着我孟婆也能说那么多话的。你说他之前是在这里等你,那你可是叫凛雪鸦?”


“是,无生和孟婆提起过我?”


“提起你的次数还真不少,他曾在这里等了三年就对着我话痨了整整三年。”


想到那段时光孟婆有点两眼放空,觉得这样的经历要想忘掉大概得再过个百年看看。


“他让我帮他带话,说若是遇见你,你像我问起他就告诉你,这次算他食言,就不在这里等你了。不过,你居然真的问起蛮让我意外,他本人也对你问起这事不抱什么期待。”


孟婆也算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了,凛雪鸦即便是再特别也只是她见过的芸芸众生之一没特殊到需要一直注意,所以她只是在工作的空隙顺便搭话。


“可我认识的杀无生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可是有发生了什么?”


名唤杀无生的青年,对他的执着让实在他无法相信孟婆的轻言带过。这或许是因为,对方把自己放在重要的地方太久,突然变得无关轻重得被丢到一边难免有一点意难平。


“哼,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在奈何桥一切谎言与伪装都毫无意义。在我看来,他在桥上等的第二天就应该在我这里要碗汤喝下了,之所以还等了三年只能说执念太重。”


“嗯,杀无生他来这里的第二天知道了什么?”


“他来这里的第二天遇到了一个刚死之人。”


“哦~谁?”


“似乎是叫……蔑天骸。”


孟婆从自己记忆深处找出了这个名字,却见对面的凛雪鸦愣了一下随即有些癫狂得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有趣!实在是有趣!我倒是没想到蔑天骸居然是个如此多事之人。”凛雪鸦觉得自己应该早猜到的,就算之后自己剑术不在成为一个秘密,在杀无生来到这里第二天能让他知道这点的却只有蔑天骸。“哈哈哈哈……没有想到这个胆小鬼在死后也不忘给我添堵!可恶,可恶啊!”


“为什么你这么生气?杀无生活着的时候你不也没把他当回事么,我倒是觉得那个叫蔑天骸的人做了件好事。奈何桥~奈何桥~喝杯忘川河水煮,‘今生有缘无份’又何必强求。”


孟婆唱着调,继续着她的工作。她还记得那个名唤杀无生的青年冷着脸对他絮絮叨叨得说着自己一生,可怜人她也是见过不少了,如此单纯的杀手还真没见过几个。她见听了她话的凛雪鸦也不笑了,就乘了一碗孟婆汤给他。


“孟婆,这碗汤我暂时就不喝了。”


“哦?”


“我打算在桥上等个人。”


“……”


“你不好奇我等谁么?”


“……孟婆我老得早就没有好奇心了。”


“杀无生,我要在这里等他。”


孟婆幽幽看了眼凛雪鸦,第一次遇见这种要等人来世灵魂的,没有说话,心中盘算着不知道这人又能等多久。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