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木箱

封面自摄

我的爱好是读书、美食、音乐、睡觉。程度依次下跌。

悖悖论:

假如一个人告诉你他的兴趣爱好是美食、音乐、旅游,那么请注意,这个人没有任何爱好

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

来了!个人原创短篇小说本,《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上、下册,明晚八点开拍!



【刊名】《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上册+下册
【预售地址】:☆点我(8月4日晚8点开拍)
【售价】111R/上下双册
【作者】我
【封设/本宣/排版】土申
【校对】行风
【代理】S-I计划


共收录2012年-2018年间写作的34篇短篇小说,以及14篇微型小说。


因为2016年前后简直不是一个人写的,于是拆成了黑白双册(……)具体请看土申老师做的超炫宣图!


我终于实现了心愿!我没有鸽!




白色的上册,收录 2012-2015年的13篇短篇小说,包括:




《审判》


《在读书俱乐部》


《在世界上》(2013)


《在世界上》(2014)


《Inactive Hero》


《莫斯科之恋》


《侦察兵》


《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我与良心》


《良心与我》


《祝我生日快乐》


《在那条遇见良心的道路上》


《不许说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以及14篇微型小说。包括《希望》和《间谍》。




黑色的下册,收录 2016-2018年的21篇短篇小说,包括:




《一声枪响》


《爱情解释》


《四十五亿又四千三百万年》


《社会教育》


《苦衷》


《出亡》


《天下第一剑》


《错误》


《寻找彩虹汽水》


《制造奇迹的人》


《广场尽头的樱花》


《一个小说角色决定去杀死作者》


《叙事者在旷野中等待黎明》


《没有人去讨伐的魔王》


《九百九十九杯啤酒和一只蜥蜴》


《不能发音的词语》


《我们是一个牢不可分的集体》


《CY-JL智商探测仪》


《只说安全语言的人》


《石头不会公平地砸在每个人头上》


《站在门外的人》




内容除了太久远的基本在这个LOFTER都有,以下是部分试阅:




《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事情是这样的,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得只能说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爱情解释》


“C是在T小姐头脑里上班的一个虚拟角色……这天T小姐却突然福至心灵地给了他一个命令:她要让C立马去爱上B。”


 


《一个小说角色决定去杀死作者》


“莱维里奥,一个小说角色,在厌倦了命运的玩弄和不公后,决定去杀掉自己的作者……”


 


《没有人去讨伐的魔王》


“我要你杀了我。——但不是现在!”魔王大喊,“你必须按照原剧本一路攻打上山在并在周五上午八点的一刻抵达山顶然后在下午二点一刻攻入大殿然后再杀了我!!”


 


《我们是一个牢不可分的集体》


“那么,现在开始投票表决。”寝室长敲了敲卷发棒,“鉴于外交官的做出了极其恶劣的通敌行为,我提议——!对她施以绞刑!”


“等一下,”外交官大喊冤枉,“别这样,我只是没和你们一起去食堂吃饭而已!”


“上次我生日聚会你明明也没有来!还有上次晚点名也没有和我们坐在一起!”


 


《制造奇迹的人》


“您好,需要奇迹吗?”


 


《寻找彩虹汽水》


“彩虹汽水包含一切的美妙的味道。”青年一本正经地说道,“也许你的胳膊将感受到的苹果的香甜,你的大腿将感受到玫瑰的芬芳,你的胸口仿佛置身于出炉面包的香气之中,你的脚则踏在轻柔的棉花糖上。你的每一个毛孔都沉浸在醇厚的威士忌中,儿时温暖的壁炉仿佛朝你闪耀……”


 


《站在门外的人》


“是我。”男人说,“我是你尚未动笔的长篇小说里的一个主要角色。六个月来,我一直在等出场通告。”




《希望》


这群鸡马上就要被捉去宰了,鸡舍里愁云惨淡。这时,一只鸡突然高兴的说:“同志们!不要担心了!人类马上就要灭绝了!我听收音机里说,世界上每1.8秒死一个人,一天就要死15多万人!人类灭绝指日可待啊!”众鸡狂喜。“如果每秒1.8人,一年就能死56764800人!”众鸡振奋。“可就算这样,70亿人也要一死世纪!“众鸡于是沉默。"但也许死的人多了,就没人吃我们了!"众鸡又狂喜。”可我们再过几天就要死了!“众鸡再沉默。”但是!我们的子孙可以面对没有人类的新世界!“众鸡又陷入喜悦。于是它们开始等待人类灭绝。在那一天来前它们就死了,但它们是带着希望死去的。


最后它们的肉,都很好吃。


 


《间谍》


一位潜伏在地球多年的外星间谍,在与母星失联多年后,终于无法忍受孤独和寂寞,在午餐时分的食堂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其实我是外星来的!”同事纷纷放下饭勺。“好巧,我也是外星来的!”“其实我也是……”“还有我……”“你是哪个星系的?”——原来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人!大家热泪盈眶,纷纷认亲。然而,宇宙实在是太他妈大了。相隔最近的也有几十万光年的距离。没有人来自同一个星球,说同一种母语,见过同样的风景。


于是大家又沉默地回到岗位上去了。




(明晚八点,不见不散☆预售地址☆


复制

某一天我从床上醒来,发现身边还躺着一个我,她几乎和我同步睁开眼,“你是……?”我注意到她脑袋下垫着的枕头,不出意外的话,我才是多出来的那个。今天放假,我镇定地越过她去拿手机,很好是早上八点,离我日常起床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足够我们在第三个人加入对话前先内部探讨一些问题了。
很明显她在我伸手的时候就完全理解了我的意图,只是在我凑过去的时候微微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并没有吐出来。我放下手机和她四目相对,她也从仰躺的姿势换成盘腿而坐,此刻我们就仿佛照镜子一般,我甚至觉得假如这时候我举起右手,她也会不明所以地把左手举起来。但这并不是说我和她是镜像相似的,我的视线掠过她额头和侧脸的痘痘,和我脸上的位置一模一样,因此她的面容在我看来是有些怪异的陌生感,毕竟并不是镜子里常见的脸。只是不知道如果有第三个人在这里,会不会得出我和她一模一样的结论。
“你好,”她率先出了声,“原来我看起来是这个样子的,真是新鲜的体验,看样子厕所镜子自带20%的美颜滤镜是真的了。”她又仔细地端详了我一会儿,“我想我们得出的结论应该差不多,肉眼看皮肤状况真差啊。”我无言地点头,感想基本上已经发表完毕,我没什么好补充的了。
“我开始觉得这个世界是一篇小说了,而且在我开口说这句话的时候小说大纲就崩坏了。”我用一种仿佛做梦一样的语气说着,伸出手把她揽向我,并且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不如我们现在躺下去继续睡,然后在我妈的尖叫声里一起被吵醒怎么样?”她的手放在我的背后,也有力地环着我。
我感到她的胸腔震动起来,她的笑声在我耳边响起,“可以啊!”于是我们就相拥着倒下去,倒在唯一一个枕头上,安心地睡着了。

尖叫女妖

长久的尖叫是她的化身
现在让我们尖叫下去吧

小樱花

灯芯火
玉兰花

奈何桥边.一(凜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喜欢!

三千鸦杀:

大概就是关于杀无生说要在黄泉路上等凛雪鸦的脑洞,凛雪鸦很多年后终于把自己作死了,然后发现杀无生因为被蔑天骸挑拨离间(并不),所以没有在黄泉路上等他的故事。


一.等人来世


凛雪鸦曾听闻过一名为“”缠藤树“”的唱段,大概是讲一对痴缠的情侣于今生约定了百年,如若97的时候其中一人先死,那先死之人便在奈何桥边等三年以完成百年之约。


此等痴缠的故事自然和凛雪鸦没干系,因为掠风窃尘乃是一个无心之人。


优雅的吸吮着华丽的烟管,再吐出缕缕白烟,凛雪鸦看着眼前的场景,没想到死后居然还有这样的“惊喜”。也不是没听闻过死后之魂要过奈何桥喝一碗孟婆汤,之后再入轮回的传说,只是未曾想到居然是真的。


说来好笑,明明有同仙器、魔神、魔界这些东西打交道,但他在生之时却从未有信过关于死后之事的传说。


眼前这奈何桥看着十分普通,一座普通的石拱桥,若不是桥边立着一个牌子写着“奈何桥”三个字还真不知这是什么桥。桥旁还有一块极其普通的巨石,上面有“三生石”几字。桥中间有一老妪在熬汤,给过桥之魂发放,想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汤。喝过孟婆汤的灵魂都毫无留恋得走过了桥,唯有几个不愿意喝下的灵魂在桥这边徘徊。


凛雪鸦闷闷得笑了笑,觉得十分有趣却又有些羡慕,这种至死不渝的感情他无法理解。他朝着奈何桥走去,路过三生石之时却是不同于他人完全没有驻足,似乎前世今生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十分有趣味得打量着驻足的灵魂,却突然停下脚步用烟斗敲了敲脑袋,左看看又看看,想起有人说过在黄泉路上绝对躲不开他……那么,那个人呢?


记忆变得清晰起来,凛雪鸦发现自己居然还记得那个人说话时的神情、语气,不管是还将自己当朋友时略微有些温和的还是死前似乎有些不甘的。奈何桥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让人能回忆起如此久远……在他活着的时候毫不挂心死后居然能回忆得清清楚楚之事。


走到老妪的面前,老妪将一碗汤递给凛雪鸦,凛雪鸦摇了摇头,并不打算接过。


“以前,有个人在死的时候,说要在黄泉路上等我,但我却没见着他。请问孟婆可知道除了这里,没有过桥的灵魂还会在哪里徘徊。”


孟婆看了凛雪鸦一眼将手中的汤递给另一个过桥的,“没过桥的灵魂都在这里,不会去其他地方。你没找到他,只能说他并没有等你了。”


凛雪鸦似乎有点失落,歪了歪脑袋。


“这样啊……不过,他不是会失约的人。”


“都已经不是人了,失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孟婆手上没有停,维持着打汤递给过桥之魂的动作,“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最开始等着,然后一段时间之后离去的人。刚到奈何桥的灵魂,不少对人间还有未了的执念,不过不多时也会了解这些执念无法实现,最终发出长长的叹息饮下这碗孟婆汤。即使和谁约定了要在死后等他,最终也会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只要喝下孟婆汤度过奈何桥,便是与前尘毫无瓜葛,所以,等到要等的人与之共赴黄泉的少之又少。”


“哎……本来想起有人在奈何桥边等我,还蛮期待能一见故人,看来也是空欢喜一场了。”


凛雪鸦有些遗憾,虽然对他来说杀无生只是一个过客,但能在黄泉等他的怎么也算一个特别的过客了。他生前坑了的人怕是有千千万万,但说要在黄泉路上等他的可只有那么一个。


“那个要等你的叫什么名字?”


“杀无生。”


听到这个名字孟婆似乎愣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打量了眼前的人。只见此人表情颇为漫不经心也不知道是真觉得空欢喜了还是假觉得空欢喜了。


“孟婆认得他?”


孟婆听他如此说也不隐瞒,挑挑眉继续着发放孟婆汤活路。


“认得,年生也蛮久了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很少见到这种对着我孟婆也能说那么多话的。你说他之前是在这里等你,那你可是叫凛雪鸦?”


“是,无生和孟婆提起过我?”


“提起你的次数还真不少,他曾在这里等了三年就对着我话痨了整整三年。”


想到那段时光孟婆有点两眼放空,觉得这样的经历要想忘掉大概得再过个百年看看。


“他让我帮他带话,说若是遇见你,你像我问起他就告诉你,这次算他食言,就不在这里等你了。不过,你居然真的问起蛮让我意外,他本人也对你问起这事不抱什么期待。”


孟婆也算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了,凛雪鸦即便是再特别也只是她见过的芸芸众生之一没特殊到需要一直注意,所以她只是在工作的空隙顺便搭话。


“可我认识的杀无生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可是有发生了什么?”


名唤杀无生的青年,对他的执着让实在他无法相信孟婆的轻言带过。这或许是因为,对方把自己放在重要的地方太久,突然变得无关轻重得被丢到一边难免有一点意难平。


“哼,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在奈何桥一切谎言与伪装都毫无意义。在我看来,他在桥上等的第二天就应该在我这里要碗汤喝下了,之所以还等了三年只能说执念太重。”


“嗯,杀无生他来这里的第二天知道了什么?”


“他来这里的第二天遇到了一个刚死之人。”


“哦~谁?”


“似乎是叫……蔑天骸。”


孟婆从自己记忆深处找出了这个名字,却见对面的凛雪鸦愣了一下随即有些癫狂得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有趣!实在是有趣!我倒是没想到蔑天骸居然是个如此多事之人。”凛雪鸦觉得自己应该早猜到的,就算之后自己剑术不在成为一个秘密,在杀无生来到这里第二天能让他知道这点的却只有蔑天骸。“哈哈哈哈……没有想到这个胆小鬼在死后也不忘给我添堵!可恶,可恶啊!”


“为什么你这么生气?杀无生活着的时候你不也没把他当回事么,我倒是觉得那个叫蔑天骸的人做了件好事。奈何桥~奈何桥~喝杯忘川河水煮,‘今生有缘无份’又何必强求。”


孟婆唱着调,继续着她的工作。她还记得那个名唤杀无生的青年冷着脸对他絮絮叨叨得说着自己一生,可怜人她也是见过不少了,如此单纯的杀手还真没见过几个。她见听了她话的凛雪鸦也不笑了,就乘了一碗孟婆汤给他。


“孟婆,这碗汤我暂时就不喝了。”


“哦?”


“我打算在桥上等个人。”


“……”


“你不好奇我等谁么?”


“……孟婆我老得早就没有好奇心了。”


“杀无生,我要在这里等他。”


孟婆幽幽看了眼凛雪鸦,第一次遇见这种要等人来世灵魂的,没有说话,心中盘算着不知道这人又能等多久。

关于版权 使用权 署名权一点感悟

吹雪丸·A·趴趴菌:

晚猫:



今天特地写下这个,是希望有画画的童鞋们(也像我这样版权意识淡薄的)




看到此文时,在接商稿时需要留意的地方。




经验有限,没说对的地方希望别介意。杂志出版社等纸媒我接触不多。




话有点多,请耐心看完。








我大学时期就开始接商稿了,设计和服装效果图居多,插画偏少。




那时候都以为,商稿就是一锤子买卖,对方给钱,我给稿。思维简单天真。




而且,我不能以任何形式发表,不能发网上。




时光荏苒,当电脑里,各种工作和活的文件夹越来越多,自己的作品基本没什么。




才发现,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大部分都献给了不能以自己名义发表,保密性质的所谓东西们。苦笑。(好吧,这只是感慨,入正题)




经过对合同的分析,以及网上资料,朋友们签合同的经验。








总结几点,给大家提醒:




1:对方一次性付钱,买的是作品使用权。使用权可以有时间限制的。几个月,几年,或者永久。最好把使用的范围确定。按时间还是按使用范围。这可以协商。你保证这个期限内不再商用,但可以在合同里说明,作者有权上传小图到网络进行自我宣传。




2:版权都在作者手里,要注意合同上这部分,有没有写到买断版权。(别随便down了网上模板,没注意看。就签了)如果对方要买断版权,那价格就不低了,自己要权衡。




3:要强调作者署名权,这是作者的基本权利。如果你的作品,都不敢说是你自己画的,那也太悲哀了。




4:没有经过公司公章的合同,仅签字是没有法律效应的。当然,很多插画根本不签合同,仅网上协商,但是一定要求对方预付报酬。30%~50%,尽量争取。很多JS,拖欠稿费,或者给稿了说不用玩消失,也有可能。




5:对方要求你画样稿,可能试了就没下文了。所以,这样稿是得一开始就谈好,样稿有报酬的。不能白画。你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争取更多权益。




6:给对方看稿时,截图看小图,如果是不熟悉的刚开始合作,在对方确认稿件OK后,收到全款再发大图。除非是对方付款可信。




6:设计类一般都有规定,修改不超过三次。插画,也要提前说明,尽量控制修改次数。如果每次修改等于推翻重画,次数不少。那这种客户不要合作也罢。当然,很多公司都不接受,我给你钱了,你凭什么不改呢?你要用专业态度说明,这是行规。








希望大家手拉手团结起来,保护作者们的权益!




在天朝这个山寨大国,所有东西都可以随便拿来当素材,请大家保护好自己,明白商稿哪些权益是属于自己的。




                                                                                  ————内牛满面的某人深夜写下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