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木箱

封面自摄

复制

某一天我从床上醒来,发现身边还躺着一个我,她几乎和我同步睁开眼,“你是……?”我注意到她脑袋下垫着的枕头,不出意外的话,我才是多出来的那个。今天放假,我镇定地越过她去拿手机,很好是早上八点,离我日常起床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足够我们在第三个人加入对话前先内部探讨一些问题了。
很明显她在我伸手的时候就完全理解了我的意图,只是在我凑过去的时候微微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并没有吐出来。我放下手机和她四目相对,她也从仰躺的姿势换成盘腿而坐,此刻我们就仿佛照镜子一般,我甚至觉得假如这时候我举起右手,她也会不明所以地把左手举起来。但这并不是说我和她是镜像相似的,我的视线掠过她额头和侧脸的痘痘,和我脸上的位置一模一样,因此她的面容在我看来是有些怪异的陌生感,毕竟并不是镜子里常见的脸。只是不知道如果有第三个人在这里,会不会得出我和她一模一样的结论。
“你好,”她率先出了声,“原来我看起来是这个样子的,真是新鲜的体验,看样子厕所镜子自带20%的美颜滤镜是真的了。”她又仔细地端详了我一会儿,“我想我们得出的结论应该差不多,肉眼看皮肤状况真差啊。”我无言地点头,感想基本上已经发表完毕,我没什么好补充的了。
“我开始觉得这个世界是一篇小说了,而且在我开口说这句话的时候小说大纲就崩坏了。”我用一种仿佛做梦一样的语气说着,伸出手把她揽向我,并且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不如我们现在躺下去继续睡,然后在我妈的尖叫声里一起被吵醒怎么样?”她的手放在我的背后,也有力地环着我。
我感到她的胸腔震动起来,她的笑声在我耳边响起,“可以啊!”于是我们就相拥着倒下去,倒在唯一一个枕头上,安心地睡着了。

评论